当前位置:rmbchina.com社会从税务局辞职后,她开始去夜店跳钢管舞
从税务局辞职后,她开始去夜店跳钢管舞
2022-11-24

佳佳是曼齐在北京参加钢管舞集训遇到的大师姐。和曼齐在学钢管舞之初就得到家人的支持不同,佳佳遇到了更多的阻碍和偏见。佳佳今年27岁,来自内蒙古科尔沁右旗。高中毕业后,她在地方税务局工作过5年时间,天天面对窗口来纳税的市民,过着三点一线式生活。

5年前的一场车祸导致她肩胛骨骨折,休养三个月后依然行动不便。那场车祸后,佳佳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注重身体健康和身材之美。2017年,佳佳在网上闲逛时发现了钢管舞培训,很快被深深吸引,“她们的脚悬空着,肌肉线条特别漂亮。”

在这之前,从未走出科尔沁的佳佳并没有见过钢管舞。佳佳想去学钢管舞,但这样的选择遭到了父母和男朋友的强烈反对,他们说:“穿这么少,这就是不正经的人才会做的事”。一赌气,2018年初,佳佳从老家来到了北京。

佳佳看到,在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,钢管舞已成了白领女性的健身新宠。她相信随着钢管舞慢慢走向大众,那些对钢管舞的偏见标签也迟早会被摘下。“这是一种充满运动之美的舞蹈,不掺杂任何色情成分,仅仅是为了健身、为了美体。”

一年近3万元的学费,每月1500元的房租,如此大的开销,佳佳一人几乎无法承受。学校里的同学给她推荐了一份工作:在夜店跳钢管舞。

每晚8点到12点,佳佳都会去三里屯的酒吧表演。多的时候每晚跑三场,每场300元,每月工作20多天。就这样,白天泡在学校,晚上去上班,佳佳黑白颠倒的北漂生活就此开始。她说:“这样的生活虽然辛苦,但能学习一项新技能,还能开启自己崭新的生活篇章,我也觉得值了。”

无论是父母反对,还是其他人有偏见,佳佳都没想过放弃钢管舞。这件事,让她第一次意识到“原来我还可以这样去控制好自己的身体和人生”。

“等我学好了,我就回老家,开一家自己的舞蹈学校,在我们那儿还没有教钢管舞的。”佳佳希望有一天,能让父母看到自己的表演,告诉他们,“和你想象的都不一样”。

8岁的窦曼齐跳钢管舞已经两年了,每次一哭,她都这样向妈妈解释:“我哭了只是因为疼,我还想一直学”。她有过一个理想——当飞行员,现在她又改变了想法:“进钢管舞国家队,当会跳舞的飞行员”。